清明回乡

故乡是一坛尾味悠长的老酒,喝多了容易醉,喝少了又令人怀念。高中之后,故乡于我,逐渐成了精神上的寄托;无论何年何月、何时何地,心里总有那一方小小的家园;像一座灯塔,又像万有引力之源。在外待得疲了,总想回去瞧一瞧;虽然依旧过着质朴的生活,春耕秋获,夏耘冬藏;但是开门见绿,抬...

千万不要在愤怒的时候做决定

年前是酒类销售旺季,无论哪一个包装供应商的生产进度都十分紧张。昨天,一个供应商将应该向我们交付的一批瓶标推迟了一天;老大在电话里骂了我一顿,警告说假如经销商不要这批货的话,我将要负连带责任,要给公司赔钱。这不是他第一次说同样的话;14年底,一批经销商定制产品的400号码...

干杯!

在26岁时,生活的错愕莫过于上午8点50分左右于公司楼下对着后视镜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倒入车位时,一位几个月不曾联系的单身大学同学突然打电话开门见山地请你这周末到三环外某某酒店参加他的婚礼;此刻汽车仍然在缓缓入位,离围墙越来越近,倒车雷达的蜂鸣声越来越急促,眼看就要撞上了...

檐下雨夜

9月3日凌晨被雨所惊,再无睡意,想起前日梦少年之事,偶记佳句:“夜深忽梦少年事”,再无下文,趁此无聊之时凑成一诗。我对于诗词的认识,仅在高中之时班主任的课堂之上, 反复听过几节课程,唯记“平仄”“对仗”“韵脚”等零碎知识,之后再无深究。今日Google,方之平仄和韵脚极...

大明三大才子之首——杨慎

在7月份和8月份的时候,我利用每天挤公交车和电梯,甚至上厕所的时间,读完7册《明朝那些事儿》。有一天逛贴吧,看到今天依然有人去祭拜张居正墓,并且吧友还贴出了尚在的重臣首辅的坟墓地址。粗略一下,发现杨慎的坟墓就在新都区,区区十公里而已,当即决定去看一看。

逆旅无方(1)

那一年可能我才五岁,我模糊的记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父亲还没有出过远门,但是母亲已经去了广东。那些年正是外出务工的高峰期, 中西部省份大量的劳动力输出到东南沿海省份,我两岁的时候外婆村里有从广州回来的人说外地容易挣钱,所以她也跟着同乡进了同一家厂;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