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无方(1)

那一年可能我才五岁,我模糊的记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父亲还没有出过远门,但是母亲已经去了广东。那些年正是外出务工的高峰期, 中西部省份大量的劳动力输出到东南沿海...

七月七日乱梦记

说一下今年早上7点钟的见闻。我看见一群又一群的武装直升机吊装着长两三百宽一两百米的方形载具从我老家屋顶上自东向西飞过,里面的东西清晰可见,有大炮,有导弹,甚至还有潜水艇组件,马达...

人类能不能星际飞行

《星际穿越》被我反反复复刷了三遍,整个电影的理论就是建立在相对论和虫洞理论上,虽然引人入胜,但我还是觉得电影里面(包括现实社会)的科技水平弱爆了。如果没有未来人类在土星周围放置的...

最近在造轮子

这个博客现在已经从阿里云HK ECS迁移到Ali ACE上面了。搬到国内需要备案,我这里没什么值得被审查的东西,备就备吧。然后阿里云HK现在只放了两个企业网站,等找到一个便宜且稳...

第一次川西行

好吃懒做的成都市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闲暇的时光,遇到假期总是倾城而出,就算不出城也得去宽窄巷子喝杯素茶,或者在露天坝坝搓几盘麻将,扯一段把子或者放几门炮度日。本来我没有“五一”计划...

西安biang biang biang

你特么竟然没去过北方!对此,我毫无办法,谁叫地理上把秦岭——淮河一线作为中国南北分界线呢!一个同事从内蒙回来,吹嘘在草原吃羊肉;一个同事从山西回来,描绘那边好大的雪。一想到此生到...

有了芝麻,没西瓜

有一个星期一晚上,家住北门的赵先生正在洗碗的时候胡思乱想,忽然记起昨天傍晚一个客户发的莫名其妙的短信:“有了芝麻,没西瓜”;没多加思考,便短信回复:“老黄,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十二月,只恨时光太匆匆

此刻,周六的一个中午,天空白的像绸缎笼罩,我在两河公园的一个茶楼里,叫了一杯成都人永远底气十足不看价格随便乱点的花茶,然后摆出笔记本在这里等客户,他要过来审画册稿,已经做了两周,...

十月里的想法

寒雨降临,成都气温低了不少,加上白酒和啤酒乱喝,我毫无计划地感冒了;一边在电视上看《楚门的世界》一边擤鼻涕,妈把一双毛拖鞋扔在面前,叫我穿上;冬天来了!每当她翻箱倒柜找毛拖鞋的时...

遇见未知的自己

八月初,一个激灵,开始跑步了;毕竟我是个胖子。也可能和敏姐天天发的狗血正能量有关,整天微信群扑挞扑挞地推送着减肥健美的tips,女人真是话多啊;后来觉得微信群很烦,就屏蔽了消息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