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匿名指南

花了一些时间梳理自己注册过的一些网站,最终放弃了一些平台,有豆瓣、百度、Facebook等等;尽管有许多珍贵的记忆,不过真的狠心删除也就是那么一瞬的事情。账户删除之后并没有怅然若失、悔不当初,反而有一种“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洒脱——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往总算烟消云散了。

有几点原因促使我做出以上决策:

第一,删除不当言论,重塑个人形象。从前可能因为年轻气盛一时嘴快,或者年少无知人云亦云,轻易发布了一些有失偏颇的评价和一己私利的感想于社交平台,如今回顾不禁汗颜;不止自己感到荒谬可笑,也怕的朋友、同事、亲友为之侧目,以致人设尽毁。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赶紧删之而后快!

第二,防止人肉社工,保护个人隐私。互联网让每个人畅所欲言,同时也降低了言论应有的道德水准,藏在网线后面的键盘侠凌驾于法律之上对受害者口诛笔伐,还有无聊人士通过受害者的社交网络ID顺藤摸瓜,交叉比对找到真实身份,更有匿名者利用职位优势火上浇油,直接曝光受害者的个人和家庭信息,让无关人士置于风口浪尖之中!相似案例屡见不鲜,为了保护自己,我们在网络发布消息的时候,最好避免泄露自己个人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位置、职位、车牌等等!

第三,政局风头万向,避免因言获罪。尽管“言论自由”写于宪法之中,但是政府对于公民的言论自由的尺度和界限并没有清晰的法律定义,普罗大众对于“言论自由”的权利也没有经过广泛讨论形成共识。我们的政府的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并非线性过程,针对"言论"的容忍界限高低不一,基层执法者随波逐流。今天的政治正确,可能明天就是非法言论。

删除一些账户之后,我又建了另外一些匿名账户。匿名不是防止被中国政府逮捕,而是防止基层执法者滥用权力。中国的大型网站几乎都是实名制,无法匿名;如果言行失检,随便那个基层警局都可以找到我,易如反掌。比如19年国庆当天,一名山东网友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祖国没养你是你妈养的你”两天后即被日照警方拘留10天。


图片链接

虽然国外大型网站多数也要填手机号码,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比国内网站安全了一大截。除非国家顶层机构参与,动用关系、黑客技术要求或攻击国外网站,否则一个普通的基层警局绝对不可能简单拿到国外网站的个人信息;能动用这么大的国际力量去抗衡一个人,除非自己是“斯诺登”那样的人物,否则绝不可能是说了几句坏话那么简单。

有些人担忧国外网站窃取个人隐私,其实无关紧要;一个遥远国家的组织不能轻易跨国伤害我们,伤害我们的总是最近的人。比如说,欧美政客总是攻击华为侵犯国家安全,窃取个人隐私,可是许多欧美百姓不屑一顾,小老百姓用的手机影响不了国家安全,总比苹果、Google、亚马逊分析个人喜好定向推送广告好吧!同理,我们用苹果、Google、亚马逊,总比被百度、淘宝定向推送广告好吧。

最终,国内外的社交网络做了一次信息切割;国内网站留下实名认证的微博只浏览不发言、国外网站留下twitter,还有这个博客用以长篇大论。这三个地方足够了解国内外消息,以及发表一点想法。

anonymous

在国外网站完全匿名的方法:

1、买一张国外手机卡。可以买一个Google voice号码,或者国际漫游卡。我选择香港的大湾区手机储值卡,这张卡可以在国内正常浏览Google和twitter,不过主要目的是接收国外网站的验证短信。由于这张卡遗失之后不能补卡,所以基本上不会带出门,平时插在家里的闲置手机上就好了。

2、注册Protonmail匿名邮箱。这个邮箱采用端到端加密技术,服务器在中立国瑞士,受到瑞士隐私法律保护;注册也不需要手机号。

3、用手机卡、邮箱和不同的头像和ID注册需要的服务。比如注册隐私保护域名、twitter、服务器、香港地区Paypal。Paypal没有办法入金,只能挂自己的visa卡付款,我不做坏事,并不担心泄露PayPal泄露银行信息。如果担心,可以选择数字货币购买需要的服务。

做到以上几点之后,国内外的个人账号几乎没有关联,也不能通过交叉比对获得准确信息,基本上处于匿名状态。

匿名不是为了胡说八道,当权力已经侵蚀言论空间,威胁、恐吓个人表达意见的时候,匿名仅仅是为了捍卫言论自由;当民族主义,多数人的暴力打压个体存在的时候,匿名仅仅是为了保障人身安全。

Posted in 生活 / Tag:网络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