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芝麻,没西瓜

有一个星期一晚上,家住北门的赵先生正在洗碗的时候胡思乱想,忽然记起昨天傍晚一个客户发的莫名其妙的短信:“有了芝麻,没西瓜”;没多加思考,便短信回复:“老黄,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十二月,只恨时光太匆匆

此刻,周六的一个中午,天空白的像绸缎笼罩,我在两河公园的一个茶楼里,叫了一杯成都人永远底气十足不看价格随便乱点的花茶,然后摆出笔记本在这里等客户,他要过来审画册稿,已经做了两周,...

十月里的想法

寒雨降临,成都气温低了不少,加上白酒和啤酒乱喝,我毫无计划地感冒了;一边在电视上看《楚门的世界》一边擤鼻涕,妈把一双毛拖鞋扔在面前,叫我穿上;冬天来了!每当她翻箱倒柜找毛拖鞋的时...

遇见未知的自己

八月初,一个激灵,开始跑步了;毕竟我是个胖子。也可能和敏姐天天发的狗血正能量有关,整天微信群扑挞扑挞地推送着减肥健美的tips,女人真是话多啊;后来觉得微信群很烦,就屏蔽了消息提...

博客野史S01E01

我的博客已经换了两次域名和名称,内容一篇没少,写的东西也没有质的飞跃,因此算不上涅磐;至于现在的名称“空山新语”大概是因为11年秋天刚从梅里雪山回来之后还一直沉浸在雨水淅沥的雪山...

夕阳可赏

在成都难得见到一回好天气,每次能够看到西边80-100公里以外的山峰的时候,我总是兴奋不已;也只有在空气污染如此严重的今天,我们才会把杜甫曾经常见的“西岭千秋雪”当作奇观。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