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重庆

原来计划游华山,没有陪我同去,我也不太放心,就放弃了。后来和张少侠一起去了重庆,那时正是炎热的八月之末,气温居然高达41摄氏度,着实恐怖,不过火炉的炽热阻挡不了我去重庆的决心。由...

《百年孤独》读后感

初次接触《百年孤独》是高中的时候,当时有一个语文选读课本,我对它的喜爱远高于满是吃人文章的《语文》教材,而《百年孤独》第一章的选节也在里面。很多年后,当我面对电脑,我已记不清那个...

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透明

一个衙门的傻逼,要看它的发言人有多傻逼;一个政府的傻逼,要看它的衙门有多傻逼。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但是这种论断仅此而已,不能继续推定“一个国家有多傻逼,要看它的政府有傻逼”...

当前的强拆与未来的中国土地私有化

东莞一个拆迁户杀死强拆者后喝下农药并剪下强拆者的头去派出所自首。在指认犯罪现场时毒发身亡。这个事件让我寒心的不是杀人者取首级投案自首;而是他居然抱着必死的决心杀人,和江西抚州钱明...

《寻路中国》读后感,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

《寻路中国》原本放在四月的购书单中,也许销量太好,当当卓越纷纷缺货,印刷厂也在紧张的加印中,所以5月我才买到。在同时购买的几本书中,我最先读这本,只因为它的封面设计的很漂亮,一条...

《万物有灵且美》读后感

高中时,我的班主任老高说他最瞧不起养宠物狗的人,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不到满足,所以需要一条忠心耿耿的狗摇尾乞怜去抚慰他们的虚荣心。这样的观点我没有赞同或者反对;除了老家养的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