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工作 下的文章

四川周边玻璃厂考察总结

1、广安前锋博泰玻璃厂

只有一台炉子,主要生产高白料玻璃瓶,料色较好,可生产异形玻璃头,主要供应江小白,歪嘴郎、仰韶等小酒瓶,日产量约50万只,200g玻璃瓶约9毛钱,500g玻璃瓶1.7元。

▣ 阅读剩余部分

千万不要在愤怒的时候做决定

年前是酒类销售旺季,无论哪一个包装供应商的生产进度都十分紧张。昨天,一个供应商将应该向我们交付的一批瓶标推迟了一天;老大在电话里骂了我一顿,警告说假如经销商不要这批货的话,我将要负连带责任,要给公司赔钱。这不是他第一次说同样的话;14年底,一批经销商定制产品的400号码被他擅自做主修改成公司的号码,经销商审查文字时没注意到变化便同意印刷了;没想到交货之后经销商暴跳如雷;老大打电话给我,要我赔钱;幸好为了预防小人耍赖,我一整年都开着通话录音,而且定时在Dropbox预留备份;听到无端的指责后,我说先不要那么武断地把我批判一番,让我翻翻存档再说;一个小时之后我给他和经销商都发了一份经销商确认生产时的电话录音和消息记录,彻底让他们闭了嘴。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对我们老总人品有了清醒的认识:他是那种一急上头,不分原委就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一切责任推到别人头上的自私自利之人。

▣ 阅读剩余部分

嗨,赵老师!

成都好像有这样的习惯,懂点技术的都可以称为“老师”、“师傅”,稍微省略一下也可以叫“x师”,以前我们公司有个设计姓姜,自然大家都叫他姜师,每天“僵尸”“僵尸”地叫着,差点把他本名忘了。和他比起来,我算交了好运,自从五楼文印公司的小妹子叫我“赵老师”之后,公司的人好像终于找到了正确概括万精油的标准词汇,接二连三地都改口叫我“赵老师”;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措手不及,改口费还没准备好呢,红包我就不送了。

在此免不了文艺一番,想起我在大学里帮同学装系统的样子,那时万万想不到现在仍然是万精油;人就是逃不过命运的沉沦,许多年前的状态已经决定了现在样子,稍许不同的就是脸上的胡渣更浓密,额头上的油光更亮;但还是做着差不多的事情。电脑有问题?找赵老师!手机有问题?找赵老师!包装有问题?找赵老师!要建个网站?还是找赵老师!传说赵老师手里有数不清的各种资源,百度网盘里torrent都有好几T呢!

但是同学们,我想告诉你的是生活中有许多真相你完全不懂,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人脉圈实在太Low,包括我也是你Low B圈的一员;其实我什么也不懂,你给我问题,我就到处在网上找答案,然后传达给你们。当我累了,懒得思考,懒得动手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那时你就需要一个人脉,或者需要一项技能,就是令自己变成创造者。

柳絮满城时

吃罢午饭,晒着暖阳,顺着柳絮纷飞的街道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这是生机勃勃的春天,草坪窜出嫩绿的小苗,梨花、桃花、樱花、芙蓉,七里香在城市里每一块被静置的角落放肆地绽放,就连北方的戴胜也不甘于寂寞跑到南方的公园里游荡,不过终日忙碌的人早已经对世态变幻毫无知觉,冷穿热脱,一切事不关己的东西实际上也就那样儿。 

闲过了一月,玩过了二月,忙过了三月,四月还得没日没夜的干;总是怀疑自己亚健康状态比较严重,睡眠不足,精神萎靡,还健忘,却又无可奈何,可能老年人就是这样子,空悲切。  

突然很多东西要在十几天内完成定稿,不得不从拖稿达人变成在办公室深夜战斗的独行侠,一面激励自己拥有不屈的意志,一面安慰四月里定要痛快玩一场。凌晨12点骑着自行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风驰电掣,高声吼着耳机里面的Bob Dylan、Bruno Mars,像个精神失常的人;其实过于压抑感情的人才会得病,我的狂躁不过是一种治疗。空腹之时想喝一瓶啤酒吃几串烧烤,沿着驷马桥骑了一圈都没有摊位;春寒料峭,连小摊小贩都不愿意出来,不得已才在小区附近一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吃点东西,电视里新闻频道正在重播MH370的搜寻情况:“嗡嗡嗡~嗡嗡嗡~”想起渡边淳一有一本书叫做《钝感力》。韩寒在微博上教他多年悟出来的道理:“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任凭风吹雨打,不管荆棘密布,吃宵夜还是会胖。”我那管这些,如果此时此刻有朋友在南门想吃夜宵,也要穿城相会!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三月断了一切朋友往来,还是感谢Miss Sun在微信陪我聊那么多时间,要不然真是孤军奋战。 

我觉得我挺渺小,挺无奈。尽管工作强度太高,可是又不敢贸然辞去工作;但是不辞去这份工作,永远不能转型到理想的职业;只好安慰自己:需要时间做准备。

April F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