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 发布的文章

美cry

十多天前我在网上定制了一副简洁的名片,因为采用了特殊纸张和压纹工艺,造价不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幻想着到手的名片令我爱不释手的样子:三番五次摩挲纸张自然古朴的纹路,百转千回感受击凹模板撞击文字的力量。幻想我毕恭毕敬地向客户奉上名片之后,他们能从这张小小的名片里感受到乙方的细致和情怀,然后含着热泪和信任与我签下了合同。噢!噢!妙不可言的画面,想到这儿我都要哭了。

我今天收到了名片,打开看了,不甚满意,想起IN3的一首歌词:“你说的笑话只能逗乐你自己!”噢!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前同事在朋友圈分享一则《打动人心的设计》,里面的很多工业设计充满了人文关怀的小细节,不禁拍案叫绝。比如有一款门锁的设计,只有遭遇过罄竹难书地困扰,才会明白如今设计的意义非凡。早前的锁扣设计只解决了锁门的问题,却没有对可能划伤手臂的情形加以思考;如今的设计在之前的设计上稍加改变,既锁住了门,又照顾了人,两全其美。

虽然我也做设计,我也欣赏令人爱不释手泪流满面的东西,然而到目前为止,的确没有一样自己设计的东西令我泪流满面,不免怅然。想起给敏姐说的几句话:“同样一件包装,你花半小时抄袭的也好,花半个月从构思、收集素材、归纳、一笔一画设计出来的也好;对老板来说,那个好看就选哪个,效率永远放在第一位。在这种忽视人文因素的环境之下,永远也做不了称之为富有“情怀”的东西。”老板错了吗?毕竟老板是商人;客户能感受到情怀吗?不见得人人有同样的审美。所以设计这种带有极强主观意见的行业,能打动的仅仅是一部分人;此刻我致力的不过是基础工作之上再带有那么一些人情味的作品而已。

但我永远期待下一份作品能美哭我自己。

谈一下Smartisan手机

按锤子科技正统的叫法,这部手机该叫Smartisan手机。

这部手机的发布会开完之后,我就取消了对罗永浩的微博关注,之所以关注他一是想看看每天在微博吹牛逼的人到底能做出什么玩意儿,二是想知道手机的工业设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先谈工业设计,11年我在V2EX怀疑手机的工业设计能怎么突破链接,实际上3年过去了,业界依然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可能一件东西的设计发展到一个阶段的时候,要么停滞不前,要么只能靠漫长的技术积累才能进化到下一个阶段,比如自行车,假如没有装上引擎,也许再过几百年还是现在的样子。

▣ 阅读剩余部分

嘉南设计 | Arapra.com Logo设计概要

前段时间想用Bootstrap做个人作品展示网站,所以将博客转移到二级域名之下,后来感觉这个域名没有意义而且拗口,不如新注册一个;因此参照常规方法集合“艺术Art”、“理性Rational”、“务实Practical”三个词汇生造了一个名词“Arapra”并注册成功。

有了英文名,中文名是不是顺理成章的叫做“阿拉普拉?”简直毫无逼格!这个词必须满足易读、简单、中国化、百度Google无重名,未注册商标,而且能占便宜。当然要找到这样的词也不容易,“jia nan”是我理想中的发音,联想到圣经中有迦南美地,台湾有嘉兰平原,另外我是嘉陵江畔南充人,所以最后定名为“嘉南”。

嘉南(Arapra)的Logo初步意象为“中国”、“田园”、“渔夫”、“泼墨”,类似的Logo很多,但是我感觉毫(jiang)无(lang)逼(cai)格(jing)!所以在原有基础上重新发展意象:中国人——文雅——文艺——古典——汉人——士大夫——汉服。嗯,汉服!

▣ 阅读剩余部分

嗨,赵老师!

成都好像有这样的习惯,懂点技术的都可以称为“老师”、“师傅”,稍微省略一下也可以叫“x师”,以前我们公司有个设计姓姜,自然大家都叫他姜师,每天“僵尸”“僵尸”地叫着,差点把他本名忘了。和他比起来,我算交了好运,自从五楼文印公司的小妹子叫我“赵老师”之后,公司的人好像终于找到了正确概括万精油的标准词汇,接二连三地都改口叫我“赵老师”;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措手不及,改口费还没准备好呢,红包我就不送了。

在此免不了文艺一番,想起我在大学里帮同学装系统的样子,那时万万想不到现在仍然是万精油;人就是逃不过命运的沉沦,许多年前的状态已经决定了现在样子,稍许不同的就是脸上的胡渣更浓密,额头上的油光更亮;但还是做着差不多的事情。电脑有问题?找赵老师!手机有问题?找赵老师!包装有问题?找赵老师!要建个网站?还是找赵老师!传说赵老师手里有数不清的各种资源,百度网盘里torrent都有好几T呢!

但是同学们,我想告诉你的是生活中有许多真相你完全不懂,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人脉圈实在太Low,包括我也是你Low B圈的一员;其实我什么也不懂,你给我问题,我就到处在网上找答案,然后传达给你们。当我累了,懒得思考,懒得动手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那时你就需要一个人脉,或者需要一项技能,就是令自己变成创造者。

新博客平台:Linode+又拍云CDN

自从12年10月开始用Blogger托管博客之后,除了对style.css做了一点点小改动之外,这个风格一年半都没有变过,现在有点烦了。恰好最近发现iOS移动系统不能打开网页(只是自身代码有问题),所以考虑着是否换个姿势折腾。现在有三种纠结的方案。

第一种:依然以Blogger平台为依托,重写CSS换风格。这样做最方便,最省钱,解决两个问题就可以了,一是让iOS兼容,二是做响应式设计,适应不同屏幕。

第二种:博客静态化,以HTML形式提交到又拍云。又拍云一直是Blogger的辅助支撑,不过更终极的方案是直接把又拍云当作服务器用,又拍云的几百个服务器可以保证博客在全国任何地方的响应和加载速度比已知的任何方式都快。类似的解决方案有面向Dopbox的FarBox,静态页面生成工具Jekyll、Octopress、Hexo. 但是此种方案搭建难度较高,而且外出更新博客并不方便。

第三种:回归博客程序。比较通行的程序有wordpress,ghost,以及国内风行一时的typecho。介于wordpress的熟悉和ghost的新鲜,我选择了typecho做测试。我买了一个Linode VPS,然后用又拍云做CDN,弄下来全国访问速度尚可。但是我不确定是否会一直用下去,毕竟代价高昂。

目前选了第三种,但没有用又拍云CDN,因为linode的速度非常快。

以前的博客访问地址:http://before.zojon.com/

柳絮满城时

吃罢午饭,晒着暖阳,顺着柳絮纷飞的街道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这是生机勃勃的春天,草坪窜出嫩绿的小苗,梨花、桃花、樱花、芙蓉,七里香在城市里每一块被静置的角落放肆地绽放,就连北方的戴胜也不甘于寂寞跑到南方的公园里游荡,不过终日忙碌的人早已经对世态变幻毫无知觉,冷穿热脱,一切事不关己的东西实际上也就那样儿。 

闲过了一月,玩过了二月,忙过了三月,四月还得没日没夜的干;总是怀疑自己亚健康状态比较严重,睡眠不足,精神萎靡,还健忘,却又无可奈何,可能老年人就是这样子,空悲切。  

突然很多东西要在十几天内完成定稿,不得不从拖稿达人变成在办公室深夜战斗的独行侠,一面激励自己拥有不屈的意志,一面安慰四月里定要痛快玩一场。凌晨12点骑着自行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风驰电掣,高声吼着耳机里面的Bob Dylan、Bruno Mars,像个精神失常的人;其实过于压抑感情的人才会得病,我的狂躁不过是一种治疗。空腹之时想喝一瓶啤酒吃几串烧烤,沿着驷马桥骑了一圈都没有摊位;春寒料峭,连小摊小贩都不愿意出来,不得已才在小区附近一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吃点东西,电视里新闻频道正在重播MH370的搜寻情况:“嗡嗡嗡~嗡嗡嗡~”想起渡边淳一有一本书叫做《钝感力》。韩寒在微博上教他多年悟出来的道理:“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任凭风吹雨打,不管荆棘密布,吃宵夜还是会胖。”我那管这些,如果此时此刻有朋友在南门想吃夜宵,也要穿城相会!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三月断了一切朋友往来,还是感谢Miss Sun在微信陪我聊那么多时间,要不然真是孤军奋战。 

我觉得我挺渺小,挺无奈。尽管工作强度太高,可是又不敢贸然辞去工作;但是不辞去这份工作,永远不能转型到理想的职业;只好安慰自己:需要时间做准备。

April Fool!

Vietnam

我去旅游了,越南,在春节,和一个不是女朋友但是比较喜欢的姑娘,小张。

出发的原因很简单,我为了能够随时在未来的某一天决定去尼泊尔——划掉欲望清单第十四项目标——而提前准备护照(回县两次才搞定),小张看到我的举动之后,也疯扯扯地去县出入境管理处办了护照,巧合的是我们的护照生效日期是同一天。就像买了景区门票急于观赏的冲动,她说去越南吧,我说好吧反正不贵。春节十四天假期终于有了着落,同时弥补国庆没去青海湖的遗憾。

▣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