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行记

D1:攀枝花——香格里拉

放假前一小时老板说国庆6号回来上班,我的心顿时沉重了一倍,难道计划好的8天行程就要泡汤?我才不甘!工资谁便怎么扣吧,反正就那么一点,多了不会成为富翁,少了也不会变成穷鬼;但是人生经历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

出发点前一天是中秋,早上起来后窗外就是大雨,因为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吃了一块公司送的月饼后才去客运中心买了十月一号的车票到香格里拉。本来想坐车况更好的硬座大巴先到丽江,再转车去香格里拉,可是到丽江的大巴都比平时贵了二三十块,而直达香格里拉的卧铺车只便宜了几块钱,所以从经济和时间成本上考虑,我就直达香格里拉了。出去玩就是这样,许多薛定谔的猫。

香格里拉12年前叫做中甸,为了旅游经济发展就改成了现在这个世人皆知大名,但是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称之为中甸县。从攀枝花发往香格里拉的卧铺大巴每天只有一趟,全程需耗时12个小时。这是我第一次坐卧铺车,除了脏兮兮的散发出一缕幽臭的被子外,刚趟上一会儿还挺舒服;出了攀枝花地界几个小时后,汽车已经在山涧龟速前进,右边是波涛汹涌的河水,左边是怪石嶙峋的峭壁,虽然大巴师傅一定非常熟悉路况,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不能控制车的方向,可至少可能会看见自己的死亡,所以我一路不敢闭眼;况且路上的风景也是旅途的一部分,后来我实在受不了用卧躺的姿势走马观花,想坐起来看看沿途的风景,直起身才发现卧铺车是多么反人类的的客运工具,脑袋几乎顶着车顶,窗户低于视平线,比躺着看窗外更加难受,最后我只能侧躺着看风景,这样的姿势很奇怪,除了山水画里羽扇纶巾卧地赏山的古人外,实在想不起谁也是平躺的欣赏了祖国大好河山。

攀枝花经华坪、永胜两县即到丽江,若是东部地区的路况,必定稀松平常,只可惜这儿是西部山区,我们花了六个小时才到达那里,这段行程中比较险要的地方是金安桥水电站,汽车顺着山涧走到金安桥后又顺着盘山路转了四五十分钟都还能看到河谷,似乎除了海拔在提高,距离丽江的直线距离并无任何变化。过了金安桥后又来到处于河谷平原的永胜县城,刚出县城就看到了中华和黄鹤楼的烟草种植基地,从这块平坦的区域再往前走几百米视线豁然开朗,仿佛突然置身空中,眼下是一个巨大的沉积平原,阳光从远方的云层中穿隙而出,将一道道光柱直愣愣地刺在金黄的坝子上,三三两两地村庄点缀其中;假如落差不大,假如还能听到鸡鸣犬吠,这个坝子便似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

大巴路过丽江已是傍晚,城市的灯光星星点点,路边各种外地车,毫无兴致,还好我只是路过这个地方;再往前开就进入了黑夜,我什么也看不到了,躺在铺上,看着窗外清晰的星光和东山上刚刚露头的明月,记忆将我带回到小时候,那时搭一方凉席在漆黑的后院里,伴着些许对黑暗的恐怖,胳膊支头仰看天上的明月星光,和今晚丽江的天空一样明朗。后来我几乎在城市生活,夜里看不到星空,完全忘记了小时候那些稀奇古怪的感受,也差点忘了我是自己的。

到香格里拉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气温稍冷,头部隐隐作疼,也许是初上高原的原因,更有可能不是高反,而是造千里奔波的困顿引起的癔症。反正无论怎样,踏上香格里拉的第一晚我直接在车站对面找了一个招待所睡了。

D2:香格里拉松赞林寺—德钦飞来寺

第一次在香格里拉睡觉,大脑整宿停留在浅睡眠状态,感觉自己一直在贴地飞行,恍恍惚惚经过了许多不认识的地方。怀着对迪庆高原美好旅行的憧憬,7点过一点我就醒来了,迫不及待地扯开窗帘看看外面的样子,第一眼很失落,首先天空不出所料地阴云密布,加之云层本来不高,使人颇感压抑;另外窗户下面的街道两旁落满了灰尘,加上杂乱无章的店铺和清冷的早晨,城市显得十分破旧。不过一两分钟后我就乐观起来,因为我住的旅馆是县城边缘,那个中国城市的城乡结合部不是这个样子?昨晚问过是旅馆的老板,他是广安人,初略算起来我们也是老乡,他给我介绍说香格里拉可以去松赞林寺和普达措。考虑到自己的行程计划里本无香格里拉这一站,可既然来了,不玩上一两个景点就辜负了12个小时的艰辛,所以我便去了近处的松赞林寺。

云南旅游的门票本来就坑爹,国庆大量的游客汹涌而来,假如还不打折肯定会惹得民怨四起,估计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在中秋节前一天云南的旅游景点门票紧急降价了25%。松赞林寺的门票打完折后91元,之前我没有做过香格里拉的旅游攻略,丝毫不知松赞林寺的情况,揣测也这么贵的门票,想必它一定建筑恢弘,法力无边。我瞧了瞧手中的门票,一座很熟悉很宏大的金顶寺庙,原来曾经在网上翻来覆去看过的寺庙叫做松赞林寺,可是我不经意间就来了,也是一种缘分吧。

松赞林寺比想象中小很多,但是远观的气势极为宏大,走近乃知它建立在一座小山头上,小山头周围又建满了小型的僧舍,经这些僧舍众星拱月般的烘托,只有三件金顶大殿的松赞林寺显得华彩夺目,令人动容。

出于对信仰的尊敬,寺庙内不能拍照,我跟着寺庙讲解的导游漫步于内,不幸神圣的释迦摩尼佛殿之上也不能能承载那么多世人的喧嚣,我什么也没有听到。佛殿之上有祈祷家人平安的长明灯,香客要给僧人10元钱方可点燃一盏,我请了一盏燃于罗汉像之下。虽然一直在佛教周围长大,我却不是信徒,不过依然中了国人见佛拜佛见鬼摆鬼的毛病;如果更深层一点说,我是代我奶奶点一盏,她一直没出过四川,我想给她说我在圣神的香格里拉代她为家人点了一盏酥油灯。

从松赞林寺出来,我径直回到了昨晚睡觉的招待所去拿寄存在老板那里的背囊,然后搭上了去德钦的面包车,面包车上七个乘客,包括我只有三个到飞来寺的游客,一个到奔子栏四川界那边修松茸冷冻室的重庆小伙子,其余的人都到德钦县城。这次云南之行,我感谢每一个搭乘过我的司机,他们在狭窄的山路上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打电话却没有将车甩到山谷去。栽我们到飞来寺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藏族小伙子,我坐他的车就是因为他的车况很好,我们在路上碰到一个检查站,交警让他出示证件,结果他只能出示购车证明和驾照,其他任何保险都没有,原来是新车,瀑布汗~~~不过他还是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安全地将我们送到了飞来寺。

到飞来寺的第一眼我没有见到梅里雪山,尽管有十足的心理准备,仍然失落;我祈祷一场大风呼啸而来把笼罩在山巅的云雾一扫而空,坐立不安地过了好久终于肯接受现实了。然后我在飞来寺的景区顺着214国道乱走,想找到那个不是地名的飞来寺。往前走了一两公里毫无迹象,只好往回走,碰着一个姑娘问我飞来寺怎么走,我说我也是来找飞来寺的,一起找吧,反正雪山也看不到。后来我们天南海北边走边聊,慢悠悠地到处乱走,我竟然发现自己并不是城市里那样沉闷、无话可说。是自由的缘故吧,在旅途中我不用对所说过的话负责,也不用口是心非地遮遮掩掩,更不用歹心四起图人钱财;我只是一名旅行者,专程来看看风景,其他什么也不想。再后来我们果真找到飞来寺了,是一个小小的寺庙,当地人的菩萨庙。再后来,我们一起吃了饭,点了一盘炒牦牛肉,一盘青椒土豆丝;费用AA后道别,当时我想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碰到了,明天她回香格里拉,我去雨崩。

D3:飞来寺——雨崩村

昨晚和深圳过来的一对情侣住在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里有三张床,每张床位100元。

尽管来之前就做好了看不到日照金山的打算,不过早上七点过外面吵吵嚷嚷的时候,抱着一丝希望,我还是迅速的蹦起来了,顾不得穿外套就走到客栈的阳台上打望雪山的情况,显然一如既往的失望。

飞来寺的住宿条件很差,一路都是100块钱一晚的住宿,只有飞来寺让我感觉回到了农村老家;可是也没错,飞来寺行政地名叫做“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升平镇巨水村委会飞来寺村民小组”,本来就是一个小村庄,平时来这里的人也不多,只有国庆的时候这里的住宿价格才会半个小时涨十块。

到观景台转了一下,栏杆旁边站满一大早就来碰运气的游客;但梅里雪山不给面子,半山腰上静静地驻守着毫无礼貌的云雾,仿佛永远未曾离开过。我希望北方能来一阵风,将这些不讲道理的水汽吹得一干二净!滚到阳光明媚的腾冲去!

既然梅里十三峰拒人千里,我也不便久留,找了一个车直接到西当温泉,去雨崩徒步了。

到雨崩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尼农沿着澜沧江进去,一条是从西当温泉进去。小巴车从飞来寺到西当温泉路途并不远,站到飞来寺村一眼可见,然而汽车一路转山而去需要2个小时,车费也要20元。我以为只有私车老板才会边开车边打电话,没想到巴士师傅也是如此,在深不见底的澜沧江大峡谷两边的悬崖上,他们可以一手抡着方向盘一手按号码打电话;除了膜拜,我也紧张,他们天天都在这条路上开车,运送旅客成千上万,那种小概率事件千万别轮到我。

进雨崩的时候下起了小雨,还好昨晚和我同房的深圳情侣借了我一件塑料雨衣,本来他们也想去雨崩,害怕时间不够,又改去了明永冰川,看到我没备雨衣,就将他们的送给我了,很薄的一件,但是比起没有好一万倍。

去雨崩的路只有徒步或者骑马,相当大一部分游客在西当温泉下车后直接骑马上去了。马走的路和徒步者走的是同样一条道路,泥泞的路面混合了马尿和马粪,我给同行者说这条道路必定是种麦子的好地方。

一路上的艰辛不想赘述,当你身上背二三十斤装备,在雨天泥泞的道路上走六个小时,你就会体验到那种面临崩溃也只能往前的艰辛。一路上也能遇见好多牛人,穿一双平底鞋,折一根树枝,什么装备也不带也进雨崩;不过他们后来都落后于穿登山鞋的徒步者了。

我花了大概六个小时才到上雨崩,衣服几乎湿透了,估计有一半是汗水。到达上雨崩的天气仍然阴霾,顶上的雪上山顶不露痕迹,蛮无聊。

D4:神瀑

也是因为时间原因,我也放弃了去冰湖的行程,跟着几个贵州的妹子一起去了神瀑。神瀑就是雪山融水形成的瀑布,从下雨崩沿着许多瀑布汇集而成的小溪走就能到达那里,路两边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有些倒下的粗壮的树干上面长满了鲜绿的青苔,有些树干上还点缀了形态各异的蘑菇。我希望能在这里碰到一株活松茸,可是最后出德钦的时候都没见过一眼。

D5:德钦——香格里拉

7点从雨崩出发,接近12点走到西当温泉,花了25块钱坐到飞来寺,然后在飞来寺拼车去香格里拉。拼车的师傅是个藏族大叔,汉话讲的不好,我坐副驾驶,他经常咕噜咕噜半天听不懂说什么,直到过白马雪山的时候我才明白他在念经:“白马雪山&%#@*#&……”,因为每次翻哑口的时候他都会念一遍大体相同的内容,想必是出于对大山的尊敬,祈祷它保佑一车人的安全。

我们晚上11点左右抵达香格里拉县城,我和大理学院的一个学生在古城找了一个标间住下,每个人花费90元,然后我痛痛快快地洗了澡死死地睡着了,自从一号出来我就没在这么温暖的被窝里睡过觉。

D6:古城

之前没去过丽江,也没有去的欲望,除了过度商业化的古城,想不起丽江还有什么?但最后还是情非得已地去了,我要在那里乘火车到广通镇,然后转火车回攀枝花。

早上起床很早,和大理学院一兄弟在香格里拉古城转悠,顺便找个地方解决早餐。我去过几个古城,除了他们的建筑风格稍微不同之外,其余的地方大体一样,一样的酒吧,一样的客栈,一样的特色小吃,甚至连老板的口音也是一样。我们在古城玩一圈后才去了汽车站,那兄弟本来想直接去大理,有个姑娘在等着见面,当我买早上最后两张去丽江的车票时问他是否先去丽江再转大理,他说先看有没有直达,结果大理全天没票,转过头丽江也没了,只好乘下午的车先到丽江。我一路上遇到很多人,有很多次永不再见,永不联想,这位老兄就此永别。

早上十点从香格里拉出发,到小中甸的时候有点后悔草率离开,道路两旁是大片大片的草原,偶尔点缀几株不知名的红花,牦牛悠闲地在草地上吃草。另外我注意到一个现象,许多藏式民居的屋顶上常常飘着一面党旗而不是内地常见的国旗,不明何意,问旁边的大叔,他说这边每年都给每户人家送两面旗帜让他们悬挂;听了这话,我想起另外一个现象,藏区最漂亮的建筑不是布达拉宫也不是松赞林寺,而是一座座美丽壮观的藏式现代学校,其规模和精美远超共产党在内地的教育产业。联想到凉山木里那些连衣服都穿不上的彝族儿童和他们破不遮风的教室,分明地察觉到共产党所谓的民族平等不过是美丽的谎言,藏族有引导西藏独立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而彝族没有任何反抗精神的存在,共产党就通过经济赎买的方式迎合藏族,却遗忘了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彝族儿童。希望有一天共产党能对各民族公平对待,不要迎合谁,也不要忽略谁。

我下午两点半到达丽江,下了车站随着GPS的指示到了古城去玩,据说去古城要收古城保护费,然而古城有许多出口,随便进出,很不理解这项坑爹的费用通过什么渠道征收。总之没有任何人阻拦,我在大街上转着转着就进了古城。

香格里拉古城第一印象是藏族雕花飞梁,丽江古城建筑的第一印象是白墙,与网上流传的丽江标志性牌坊风格类似,其实感觉和大理的建筑风格差别不大。我在这里找到了在雨崩同游的几个贵州姑娘准备一起吃晚饭,不曾想也碰到了去出雨崩的时候借她登山杖的深圳大姐;假若我离开雨崩时没找她还登山杖,最后到了丽江她也得还我,哈哈,前一种若为患难之交的友谊,后一种既为终须一见的缘分。

央视电视剧频道最近正在播放《木府疑云》,在古城转着转着就到了木府的大门口,一堆游客拥挤在前面拍照,似乎很火的样子。我不太了解,也跟着游客买了一张票到里面转了一下,我操!木府也太小了吧,基本上是仿古建筑,这玩意儿也值40块!讲解说游览木府要三分看,七分听,既然主要来听,我干嘛不找个网吧慢慢查木府的历史?我就是来看风景的,走马观花一遍,和国内其他城市的仿古建筑没有两样,二十分钟就出来了。总之木府很坑爹,和德钦县所谓的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套票一样坑爹!

丽江自诩为艳遇之都,我承认这里的确为艳遇的好地方,但前提是你要去泡酒吧,送走了贵阳和深圳的驴友以后,在丽江我只认识自己。晚上在古城转了一下,没啥意思;最后回到客栈和一对昆明情侣在院子里瞎扯到12点方才睡去。

D7:广通

广通处于火车成昆线和昆丽线的衔接处,是楚雄州的一个小镇,物流转运业比较发达,城建面积较大,以致我总以为它是一个县城。这是我第二次在广通转车,同样靠上网打发时间,前年在这里转车的时候办理的云南省上网账户还能用。

广通不是旅游城镇,蔬菜肉类一般自给自足,物价比攀枝花便宜许多,比德钦更是没法比。在公车站斜对面有一家菜馆的蒸猪蹄只需要15元一碗,肉酥味透,相当给力。

分类:旅游 / 标签:滇西旅行, 滇西7日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