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三大才子之首——杨慎

在7月份和8月份的时候,我利用每天挤公交车和电梯,甚至上厕所的时间,读完7册《明朝那些事儿》。有一天逛贴吧,看到今天依然有人去祭拜张居正墓,并且吧友还贴出了尚在的重臣首辅的坟墓地址。粗略一下,发现杨慎的坟墓就在新都区,区区十公里而已,当即决定去看一看。

▣ 阅读剩余部分

逆旅无方(1)

那一年可能我才五岁,我模糊的记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父亲还没有出过远门,但是母亲已经去了广东。那些年正是外出务工的高峰期, 中西部省份大量的劳动力输出到东南沿海省份,我两岁的时候外婆村里有从广州回来的人说外地容易挣钱,所以她也跟着同乡进了同一家厂;为了防止我爸乱用钱,她的工资都汇给我外婆保管了。那时的火车也不像现在这样便捷,从老家去广东都在重庆开始远征,可以直接坐两天闷罐子火车或者从重庆坐邮轮经过尚未蓄水的长江三峡到湖北再坐火车,一路颇为艰辛,所以外出打工的人不会轻易回来。因此我已经三年没有见过母亲;而且再见她还得再等两年;当然那会儿我并不知道要等多久,反正就是要等。 

▣ 阅读剩余部分

七月七日乱梦记

说一下今年早上7点钟的见闻。

我看见一群又一群的武装直升机吊装着长两三百宽一两百米的方形载具从我老家屋顶上自东向西飞过,里面的东西清晰可见,有大炮,有导弹,甚至还有潜水艇组件,马达轰鸣,遮天蔽日,以致阳光忽明忽暗格外晃眼;可能西边的成都发生什么大事了,也有可能要去打印度,但是吊装潜水艇干什么?一群傻逼!但我真怕那物体掉下来,或者他们知道我的想法轰我两炮,一下就吓醒了!草,做梦还有立体声!!!轰轰轰轰,此时一架隔壁机场的直升机正好从我屋顶飞过。。。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回做同样的梦,至于梦中的场景发生在老家,也要和08年5月14日一串直升机从老家屋顶飞过有关系,总之诸多阴影,如鲠在喉,挥之不去。

从这个梦里可以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虽然记忆里不会主动想起,但是潜意识很有可能在将来反射;因此,人不要接触或者参与恐怖的东西,否则恶心会伴随一生。另外一个深刻的领悟就是千万不要在机场附近或航道下面居住。

人类能不能星际飞行

《星际穿越》被我反反复复刷了三遍,整个电影的理论就是建立在相对论和虫洞理论上,虽然引人入胜,但我还是觉得电影里面(包括现实社会)的科技水平弱爆了。如果没有未来人类在土星周围放置的一颗虫洞,以现在的科技水平,人类几乎没有飞出太阳系的可能

▣ 阅读剩余部分

最近在造轮子

这个博客现在已经从阿里云HK ECS迁移到Ali ACE上面了。搬到国内需要备案,我这里没什么值得被审查的东西,备就备吧。然后阿里云HK现在只放了两个企业网站,等找到一个便宜且稳定的方法,我就把它们搬过去。

为了学习Python,现在正在用Django造一个博客程序——Pyblog,一个大轮子;我期望的结果是一个前后端分离,也就是说作者不用登录后台便可以通过一个本地同步软件监视一个本地文件夹实时更新的博客程序(咦,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以我的能力估计写不出来,哈哈;不过还是每天用一点时间折腾,先写后台,再做前端,可能也需要很久才能面世;不管怎么样,先画个大饼,你们期待吧。

第一次川西行

好吃懒做的成都市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闲暇的时光,遇到假期总是倾城而出,就算不出城也得去宽窄巷子喝杯素茶,或者在露天坝坝搓几盘麻将,扯一段把子或者放几门炮度日。

本来我没有“五一”计划,只不过那天早上看到窗外的天空一碧如洗,往北的飞机轻飘飘的从头上划过,街边榕树新长的叶子亮得发光,一串又一串的汽车正往西边鱼贯出城,节奏缓慢但是生机勃勃,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出行的日子,不出去玩好像对不起谁似的;所以我们就计划出城了,去远一点。

▣ 阅读剩余部分

西安biang biang biang

你特么竟然没去过北方!

对此,我毫无办法,谁叫地理上把秦岭——淮河一线作为中国南北分界线呢!

一个同事从内蒙回来,吹嘘在草原吃羊肉;一个同事从山西回来,描绘那边好大的雪。一想到此生到过最北的地方不过是绵阳市而已;不禁咬牙切齿,愤然于胸。

▣ 阅读剩余部分

有了芝麻,没西瓜

有一个星期一晚上,家住北门的赵先生正在洗碗的时候胡思乱想,忽然记起昨天傍晚一个客户发的莫名其妙的短信:“有了芝麻,没西瓜”;没多加思考,便短信回复:“老黄,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这条回复如石沉大海,赵先生也没多加在意。今天才突然明白,原来老黄的意思是说赵先生“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