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 下的文章

在成都请客的美食指南

请不同的人吃饭,有不同的考量。请一群同学吃饭,不讲究排场,能胡吃海塞,开怀畅饮则可;请二三朋友吃饭,一般不考虑场面,只讲究好吃;请客户吃饭,既要有排场,还得有特色,更要有足够的交流空间;带小朋友吃饭,要有零食水果冰激凌;情侣初次吃饭,就要温馨优雅,菜品精致,争取给对象留下好印象。因此各种各样的需求,使请客吃饭这件小事并不容易应对。

作出在成都长期生活的伪成都人,每当外地朋友请我推荐本地美食的时候,我总是不知所措;虽然经常在外面吃饭,但是只记住了不好吃的餐馆,并没有对好吃的的餐馆分门别类。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因此专门写一篇不定期更新的文章,用以记录那些我觉得还不错的美食。排序是以吃饭的日期为根据,并没有优劣之分。

外公外婆的家族往事

我见过外婆读老黄历,当时诧异不已,以为上了年纪的女人都像我的奶奶一样目不识丁;后来习以为常,就好像识字是外婆天生的本领一样,以至于从来没有追问过缘由。

2018年春节,在外婆家团年,外公说以前的黄铜火锅被村里人用200元钱哄走当古董摆件了,今年用刚买的镀铜火锅宴请大家;毕竟那是外祖祖亲手所作,众人惋惜不已;因此这才听到长辈只言片语地谈起家族往事。我想起小时候在外祖祖家用过一双极沉的银筷子吃饭的事情,想起来颇有来头;于是结合历史背景将家族故事还原,先从外婆那边说起,她这边的故事比较丰富。

▣ 阅读剩余部分

《软埋》

昨日,带着沉重的心情读完《软埋》,以为读过便罢,不复提起;今天拿起蒋方舟那本《东京一年》,想和昨天一样“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不料胡黛云那句“我不要软埋,我不要软埋!”一直在耳边回响;罢了,写点想法,表明一下我对世事的态度。

软埋——人死不需要棺木,直接掩埋下葬;川东(重庆奉节、湖北利川周边)的百姓认为,软埋没有来生。

▣ 阅读剩余部分

养植

周末去春天花乐园买了几尾鱼和一盆铜钱草,拿回家摆弄一番。

小鱼儿

原来插干花的玻璃瓶被我腾空洗净,在瓶底铺上一层白色的小石头,然后从另外一个鱼缸里移植了一株水草耸立于瓶口之上,再灌上大半瓶水,最后把六尾活蹦乱跳的小鱼儿放了进去。一开始这些鱼还不太适应新环境,在这方狭小的天地里屡屡碰壁;才过了不久,它们就学会沿着瓶沿儿在水里转圈,像赛马一样。

▣ 阅读剩余部分

麻辣小龙虾

谷雨时节,山青水秀的隆昌丘陵,有一群香喷喷的麻辣小龙虾挥舞着健壮的螯足在水田里欢呼,迫不及待地期待着它们的省城Color Run。

与此同时,230公里之外的成都北郊,瑾哥一大早就准备了生姜、大葱、花椒、干海椒、料酒,以及200g菜籽油,翘首以盼这场饕餮盛宴

它们坐着大巴车呼啦啦到了成都之后,瑾哥用150摄氏度的油锅接待它们,从厨房到餐桌这段小小的跑道之上,小龙虾们从青色变成了红色,色泽饱满,汁水麻辣——终于实现了们真名的终极奥义!

其实麻辣小龙虾的味道说不上超然脱俗,关键在于吃它之时,必有二三好友共饮,吹几瓶啤酒,醉意快哉!

处暑的夜

这是处暑的夜晚,看完了两集电视剧版《穿越时空的少女》之后,我趴倒窗台,到阳台吹风。

微风拂过小区的花园,带走了沉闷的空气,小叶榕树舒坦地摇摆着细长的枝叶,在地上投下一片模糊的影子;角落里一些无名的小动物唱着长短不一的歌声,此起彼伏;花园四周的墙上的空调闲不住,“翁翁翁....”地讲述着夏日的故事;暗黄的天空下偶尔传来城市另一边的的闪电。

我以为此时此境,会领悟到一丝禅意;但是一点人声都没有,真他妈安静啊!

值得一看的几部电影和电视剧

有声电影刚刚出现之时,查理·卓别林很排斥这种电影形式,他认为声音降低了电影纯粹的娱乐性,所以依然坚持通过肢体动作让影片有趣。后来随着电影工业的发展,卓别林还是拍摄了几部有声电影,因为单靠重复的肢体动作很难再让观众开心;他们需要更深层次的电影内涵,既要有娱乐性又要有故事性,笑过之后还能获得一些别样的情感。

以下列举几部个人非常喜欢的电影和连续剧。

▣ 阅读剩余部分

分道扬镳

“我经历过许多次分道扬镳,没有哪一次像这样令人绝望。 ”

任先生夹着半只黄鹤楼伸到嘴边,深沉地吸过一口;红光明灭之后,他抖了抖烟头,用带着川味的广东普通话讲述他的遭遇。

他的故事我半年前从朋友那里听过。

▣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