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 下的文章

书们

通过语音输入法统计了一下从大学期间到目前一共买了多少书,不到20分钟整理完毕;书柜虽然密密麻麻,其实不到200本,在浩瀚的知识海洋连一粒沙子都不如。

这两年很少参与京东图书的活动,认为值得阅读的书已经很少了,归根结底是挑书麻烦,一本一本挑选喜欢的书很花时间,所以总是慢慢地往购物车添加,趁着有活动才一次性付款。同事问我买那么多书做什么,我说:“便宜呀,算下来10多块钱一本,看不完当传家宝!”

▣ 阅读剩余部分

潜移默化的行为养成教育

外婆、表哥,以及三姨和她女儿在我家做客,母亲和三姨一起做火锅款待大家。席间只有父亲和表哥喝酒,兴致高昂;此时父亲接到一个电话,于是破口大骂,然后气冲冲地挂了电话;突然的发作让一桌谈天说地的客人大吃一惊,顿时鸦雀无声;毫无疑问,又有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问父亲的房子是否装修;不巧的是父亲既没有房子需要装修,而且自己也是装修行业的元老;本来同行已是冤家,何况扰人酒兴,因此父亲才会做出这番突兀而且失态的举动。

▣ 阅读剩余部分

南部肥肠干饭

南部肥肠干饭火的莫名其妙,有一年胡锦涛考察南部县的时候吃了一份肥肠干饭,他说既然是一个戴眼镜的人做的,干脆改名叫眼镜肥肠算了;自此之后,吃肥肠干饭逐渐成为小县城的潮流,几年时间,在最主要的美食街竟然接连开了五六家餐馆专卖肥肠干饭,挤走了我读高中时常吃的川菜小馆。18年夏天,爷爷病重住在南部县医院,我带着爸爸和么爸去品尝这道县城特色;其实我是第一次吃。

▣ 阅读剩余部分

在成都请客的美食指南

请不同的人吃饭,有不同的考量。请一群同学吃饭,不讲究排场,能胡吃海塞,开怀畅饮则可;请二三朋友吃饭,一般不考虑场面,只讲究好吃;请客户吃饭,既要有排场,还得有特色,更要有足够的交流空间;带小朋友吃饭,要有零食水果冰激凌;情侣初次吃饭,就要温馨优雅,菜品精致,争取给对象留下好印象。因此各种各样的需求,使请客吃饭这件小事并不容易应对。

▣ 阅读剩余部分

外公外婆的家族往事

我见过外婆读老黄历,当时诧异不已,以为上了年纪的女人都像我的奶奶一样目不识丁;后来习以为常,就好像识字是外婆天生的本领一样,以至于从来没有追问过缘由。

2018年春节,在外婆家团年,外公说以前的黄铜火锅被村里人用200元钱哄走当古董摆件了,今年用刚买的镀铜火锅宴请大家;毕竟那是外祖祖亲手所作,众人惋惜不已;因此这才听到长辈只言片语地谈起家族往事。我想起小时候在外祖祖家用过一双极沉的银筷子吃饭的事情,想起来颇有来头;于是结合历史背景将家族故事还原,先从外婆那边说起,她这边的故事比较丰富。

▣ 阅读剩余部分

《软埋》

昨日,带着沉重的心情读完《软埋》,以为读过便罢,不复提起;今天拿起蒋方舟那本《东京一年》,想和昨天一样“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不料胡黛云那句“我不要软埋,我不要软埋!”一直在耳边回响;罢了,写点想法,表明一下我对世事的态度。

软埋——人死不需要棺木,直接掩埋下葬;川东(重庆奉节、湖北利川周边)的百姓认为,软埋没有来生。

▣ 阅读剩余部分

养植

周末去春天花乐园买了几尾鱼和一盆铜钱草,拿回家摆弄一番。

小鱼儿

原来插干花的玻璃瓶被我腾空洗净,在瓶底铺上一层白色的小石头,然后从另外一个鱼缸里移植了一株水草耸立于瓶口之上,再灌上大半瓶水,最后把六尾活蹦乱跳的小鱼儿放了进去。一开始这些鱼还不太适应新环境,在这方狭小的天地里屡屡碰壁;才过了不久,它们就学会沿着瓶沿儿在水里转圈,像赛马一样。

▣ 阅读剩余部分

麻辣小龙虾

谷雨时节,山青水秀的隆昌丘陵,有一群香喷喷的麻辣小龙虾挥舞着健壮的螯足在水田里欢呼,迫不及待地期待着它们的省城Color Run。

与此同时,230公里之外的成都北郊,瑾哥一大早就准备了生姜、大葱、花椒、干海椒、料酒,以及200g菜籽油,翘首以盼这场饕餮盛宴

它们坐着大巴车呼啦啦到了成都之后,瑾哥用150摄氏度的油锅接待它们,从厨房到餐桌这段小小的跑道之上,小龙虾们从青色变成了红色,色泽饱满,汁水麻辣——终于实现了们真名的终极奥义!

其实麻辣小龙虾的味道说不上超然脱俗,关键在于吃它之时,必有二三好友共饮,吹几瓶啤酒,醉意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