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

十二月,只恨时光太匆匆

此刻,周六的一个中午,天空白的像绸缎笼罩,我在两河公园的一个茶楼里,叫了一杯成都人永远底气十足不看价格随便乱点的花茶,然后摆出笔记本在这里等客户,他要过来审画册稿,已经做了两周,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完成,等他的这段空闲的时间正好写点东西。

这两个月,欠下了两篇文章,一篇计划罗列最近两年的败家史,一篇计划总结三样咖啡冲泡工具的优劣;但是最近太忙,闲暇之余再写费脑的东西实在伤神,遂拖稿至今。

最近忙是有原因的。

受够了成都公共交通的漫长等待和换乘,买车计划已经提上日程,家里资助有限,现在正在焦头烂额地凑够最后四万,资产表翻了几百遍依然没有多余的子弹,还得找朋友借点。川大A6壕让我绝望,除非我在股市上帮他翻倍,否则100块都不给我,那么,中信证券需要7个涨停板,有可能吗?而有血缘关系的娟妹对我最好,她二爸明年把一辆“云k”牌照的三厢轿车开回四川送给她,她一高兴就主动借我几千,还说假如明年再买,还可以借更多;瞬间人家自有真情在,比佳能还佳能。

另外,工作两年成傻逼,再不学习更傻逼;所以又重拾画笔。“重拾”当然是个笑话,大学只学了一学期产品素描,一毕业就把樱花笔、彩色铅笔、马克笔、素描本全扔了;脱离苦海之时万分畅快,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接触工业设计的任何相关设备。现在,惧怕自己成为没有想象力的怪物,人云亦云的录音机,一哄而上的机器;必须重新构建自由自在的想象空间;所以罗婷画画时,我一有空就去。

上上周和妹子看《星际穿越》,求知感爆棚,于是买了《三体》全套,披星戴月,困顿无聊之时随便看点。上班之时也带着,但多数情况是忙着忙着就毫无空闲看书,白瞎了一股子文艺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