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

October

寒雨降临,成都气温低了不少,加上白酒和啤酒乱喝,我毫无计划地感冒了;一边在电视上看《楚门的世界》一边擤鼻涕,妈把一双毛拖鞋扔在面前,叫我穿上;冬天来了!每当她翻箱倒柜找毛拖鞋的时候,不用看天气预报都知道气象学所定义的冬天来了。穿上毛拖鞋进了冬好像更冷,一阵寒意掠过肩膀,于是到房间穿上吴送的袜子,温暖如春。

▣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