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

柳絮满城时

吃罢午饭,晒着暖阳,顺着柳絮纷飞的街道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这是生机勃勃的春天,草坪窜出嫩绿的小苗,梨花、桃花、樱花、芙蓉,七里香在城市里每一块被静置的角落放肆地绽放,就连北方的戴胜也不甘于寂寞跑到南方的公园里游荡,不过终日忙碌的人早已经对世态变幻毫无知觉,冷穿热脱,一切事不关己的东西实际上也就那样儿。 

闲过了一月,玩过了二月,忙过了三月,四月还得没日没夜的干;总是怀疑自己亚健康状态比较严重,睡眠不足,精神萎靡,还健忘,却又无可奈何,可能老年人就是这样子,空悲切。  

突然很多东西要在十几天内完成定稿,不得不从拖稿达人变成在办公室深夜战斗的独行侠,一面激励自己拥有不屈的意志,一面安慰四月里定要痛快玩一场。凌晨12点骑着自行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风驰电掣,高声吼着耳机里面的Bob Dylan、Bruno Mars,像个精神失常的人;其实过于压抑感情的人才会得病,我的狂躁不过是一种治疗。空腹之时想喝一瓶啤酒吃几串烧烤,沿着驷马桥骑了一圈都没有摊位;春寒料峭,连小摊小贩都不愿意出来,不得已才在小区附近一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吃点东西,电视里新闻频道正在重播MH370的搜寻情况:“嗡嗡嗡~嗡嗡嗡~”想起渡边淳一有一本书叫做《钝感力》。韩寒在微博上教他多年悟出来的道理:“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任凭风吹雨打,不管荆棘密布,吃宵夜还是会胖。”我那管这些,如果此时此刻有朋友在南门想吃夜宵,也要穿城相会!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三月断了一切朋友往来,还是感谢Miss Sun在微信陪我聊那么多时间,要不然真是孤军奋战。 

我觉得我挺渺小,挺无奈。尽管工作强度太高,可是又不敢贸然辞去工作;但是不辞去这份工作,永远不能转型到理想的职业;只好安慰自己:需要时间做准备。

April Fool!

Vietnam

我去旅游了,越南,在春节,和一个不是女朋友但是比较喜欢的姑娘,小张。

出发的原因很简单,我为了能够随时在未来的某一天决定去尼泊尔——划掉欲望清单第十四项目标——而提前准备护照(回县两次才搞定),小张看到我的举动之后,也疯扯扯地去县出入境管理处办了护照,巧合的是我们的护照生效日期是同一天。就像买了景区门票急于观赏的冲动,她说去越南吧,我说好吧反正不贵。春节十四天假期终于有了着落,同时弥补国庆没去青海湖的遗憾。

▣ 阅读剩余部分